沈霖霁

当2045年……

一直想写一个关于老去与死亡的故事
我的确是亲的没错


2045年

年轻的摄影师看着眼前的人发愣。

"怎么了?"对面的人问他。

小摄影师回过神,有些惊讶的说"两位先生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……"

他的眼睛瞥向了对面那一排遗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年是最后一年了,黎簇想。

"诶我说,你们往后有谁下来了,就带着遗照去拍一张全家福,给我烧过来,我好着手做准备。"躺在病床上的吴邪嬉笑着说。

黎簇一直觉得吴邪是个无法理解的人,没想到即使将死,他也这么……不可理喻。

"行了行了,你们一个个都哭丧着脸干嘛?你们应该高兴,是我先下去帮你们打点。"吴邪撇了撇嘴。"你们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。"

没有人理他。或坐或站的七个人仿佛不存在,没有一丝声响,只是楞楞的盯着床上的人。

"你们啊……"吴邪叹了口气,不再说话。

一时,病房只有仪器的滴滴声。

打破寂静的依然是吴邪。

"再见。"

那是他的最后一句话。

黎簇不知道吴邪有没有回来看他们,反正胖子说他来了。在胖子去世前。

"胖爷昨儿晚上见着天真了,他说云彩托生了个好人家,又说他见到了一个不错的姑娘……"胖子瘫在雨村院子的躺椅上有些慢慢的说,而后评价道,"真是爱操心。"

黎簇觉得,他可能永远学不来,也无法理解这群人的心态。

"胖爷我竟然能寿终正寝……"胖子感慨着,慢慢停了呼吸。

师傅啊……苏万有些惆怅。

也许是因为师傅他是永远闲不住的吧。身上的病还没好,就瞒着他偷偷下斗,自己也再没见过他。

为什么要瞒着自己呢?苏万一直想不通。即使是留一个口信。起码……不会像现在这样,生死无踪……

在师傅真的没有任何消息之后,那小哥就也走了。小哥走的时候谁也没说,还是花儿爷某次去雨村的时候发现的。

花儿爷去的时候,屋子里的灰已经积了一层,房间的摆设一点没变。只是桌上放了张照片,方方正正的,是小哥留的"遗照",照片背面写了两个字:

再见。

其实他们不该现在来拍这最后一张——花儿爷尚还在。今天走这一趟,还是花爷本人授意。

"爷排场大,"老人语气张扬,"早知会吴邪一声,好给爷置办东西。"老人已经瘦如枯骨,只有神情上能看出年轻时的傲气。

苏万不知道,黎簇却是有些猜测。这些年解家内部一直不和谐,花爷怕是连去世都不能安稳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"来,看这儿!"摄影师的声音唤回了两人飘远的思绪。

"三,二,一……"

"茄子!"

照片上的人笑的灿烂。